文字弗兰肯斯坦诞生记 —— 也谈《休战》翻译争端

当你听到「你知道他有多努力时」,你应该知道,饭圈粉丝来了,这个时候,聪明人一般会撤退,你应该知道自己已经被卷入到了一场他不可能打赢的战争,撤退是你唯一的选择。

如果有一天,你听到学者之间相互驰援,使用类似的文字来塞责时,不知道你会作何感想。

我在知乎看到这个问题后,不得不感叹世风日下,有些所谓学者重新突破了我们认知的底线:

邮件中的文字词锋锐利,读来如刀剑,让人不得不退避三舍。事件最终以校方批评教育,高同学道歉为完结。而 Anito Anage 最终发表了获胜感言:一切皆是为了「树立贵系的学术形象」,「挽救一个失足学生」,作者的圣母情怀与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心情相得益彰,让人击节赞叹,不得不服。

自然,文化人有自己的表达方式:「用心迻译,眼到手到心到」,其实这样的字眼一般我们会在某些鸿篇巨制的推荐序中见到,译者的用心良苦也也跃然纸上,让人敬佩。

但是如果是被别人批评像机翻(也就是机器翻译,使用翻译工具直接全文翻译的结果),关系密切的同行用这样的话来帮忙辩解的话,你会不会感觉到反胃。

别人说她翻译得像机翻,你说她「用心迻译,眼到手到心到」。So what? 努力能当饭吃么,我可以每天都「眼到手到心到」,你能把你翻译者的位置让给我么,我保证绝对不会用机翻赚钱。

如果只是文人之间的论证和站队倒也罢了,但是如果其中有人拿着鸡毛当令箭,以所谓的侵害名誉去匿名向校方举报和施压,要求别人收回上面的吐槽,甚至还要公开道歉。校方最终还欣然应允。你会作何感想。

这就是所谓的「谦谦君子,文人风骨」么?

我想大家都曾听过齐国史官和崔枢之事,被杀的两个史官和慷慨赴死的两个史官秉笔直书「崔枢弑其君」,最终弑君的崔武子也不得不妥协。

而今天,我们的文人居然沦落到不止不承认自己的问题,还要解决提出问题的人,斯文扫地,不过如此。

过往我们谈论学者时,我们所谈论的是著作等身,知识渊博。今日我们谈论学者时,我们谈论的是论文造假,学术不端和裙带关系。有智慧的人不会因此轻易质疑学术环境,因为他知道个例不能代表整体。但是如果你看到的池塘表面漂浮着死鱼,你完全有理由相信池塘里面有些有害物质。

回到翻译这个话题,本人自上大学以来,买过读过的书有上百本,其他大部分是中文作者的书籍,要么是各类小说,要么是行业书籍。

就中文作者作品的观感来说,知名小说家的质量自不必提,像莫言,金庸,余华等大师的作品,读来总是回味无穷;专业书籍也往往能从作者本身的方法论和经验中有所收获,当然不排除有些非专业作者 “编辑整理” 的专业书籍,但是总是文笔流畅,表意通达,至于内容质量,泥沙俱下,云泥混杂。不过开卷有益,不至于掩卷长叹,不能卒读。

但是另外的三成是译作中,一大半书籍给人的感觉就是文字版的弗兰肯斯坦。行文不畅,诘屈聱牙不说,要看懂几乎难如登天,仿如天书一般,让人难以相信这是我们所熟悉的汉字,而最终拿到英英文原版来读,却清晰了然,很多问题迎刃而解。

那么,这些生硬造作的弗兰肯斯坦是如何产生的呢?

译者首当其冲,编者亦难辞其咎。

译者的问题在于翻译方式过于简单和知识素养不足。有些译者甚至没有通读全文,就直接开始直接翻译,通过简单粗暴的逐字逐译来破坏了文本段落的一致性和整体性,而些译者则疏于思考如何深入理解原作者的意图,仅仅只是为了完成章句而不加思索,不加审阅。甚至有些人连基本的治学态度也没有,利益为上,把翻译作品当作了自已在名利场的敲门砖,却根本不在乎译作本身的质量,读者看不得懂,与我无关,你要评价我,更加没有资格。

而编者的问题在于,总有些专业水平,理解能力,表达能力都配不上专业的人尸位素餐,忝列其位,总是能通过某些巧妙方式拿到翻译项目,只想找到性价比最高的译者,而不去审查其专业背景和文学素养。仅是完稿当作任务的终结。

这就是文字版弗兰肯斯坦的诞生。

留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