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如何逃离时间黑洞的

今天状态一般,没有思路,就和大家聊聊近况,以及「我是如何逃离时间黑洞的」。

熟悉我的朋友应该知道,我最近重新开始创作,而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日更。我也在之前的文章中过解释过持续创作的动机。

用欧阳修的话来说就是三上时间:

厕上、马上和枕上。

也就是现代人的摸鱼、通勤和熬夜时间,说来有趣,虽然过了一千年,但是中国人忙中偷闲的方式却没什么改变。

经过这两周的努力,我对所谓的「三上时间」又有了新的认识。

认识到「三上时间」价值的人很多,但是真正能够持续利用好这些非工作场景的零碎时间的人却很少。

我想很多人应该也曾经醒悟于时间的流逝,试图过在这以往被完全浪费的三上时间中做些有意义的改变,比如读书,听英语或者闭目养神。

但是有些坏习惯总是过于根深蒂固,每当我们刚沉下心学习或者休息的时候,仅仅是几分钟光景,就好像几个世纪一样漫长而无法忍受,而注意力很快就被手机屏幕上不断跳动的字节所吸引。

手机上的数字世界实在太过有趣,以至于吞噬了我们所有仅剩的注意力,而每当我们想要向这个时间黑洞之外向前迈出一步,就会受到数百倍的拉力。

最终我们总会变成自己习惯的奴隶。

其实这几天的创作过程中,虽然说我心中的创作之火熊熊不熄,但是有很多次几乎快被积久的惰性和疲倦的懈怠,以及失望的无力所浇灭。

所幸的是,因为我为自己立下了日更的目标。如果今天因为各种原因停止了创作,那明天就有第二次,后天就有第三次,任何人只要想为自己的逃避找借口,总是很容易找到的。

所以,即使今天我感到一丝疲惫,也最终还是拒绝了脑中幻想过无数次的回家躺尸的想法。

这就是为自己树立目标的重要性。

而为自己树立一个好目标几乎和树立目标同样重要:这个目标必须足够容易,容易到你踮踮脚就能够得着,这个目标必须足够困难,困难到如果完成之后将会享受无尽的喜悦。

保持日更就是这样一个目标。

在一天内,写一篇千把字的文章对于大多数经历过高考的年轻人来说,都不是一件困难的事。

但是如果把目标变成一年内写365篇文章,这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几乎是不可想象的。

但是,换个角度来重新思考这件事,如果我们把目标变成一天写一篇,持续一年呢。

是不是听起来就容易接受不少。

而我所做的,正是如此。

对我来说,每一天都是一个新的轮回的开始,都是一个新的创作任务的开始。

也许很多听起来,会觉得毛骨悚然,就好像一个人被困在同一天里的一个人,每天做着相似的事情,一眼就能看到尽头。

但对我来说,事情远不是这样的。

对我来说,每一天都是新的开始,每一天都会有很多不同的想法。而我所做的,仅仅是将这些有趣的想法记录下来,并且加以延伸和拓展。

就好比每天种下一颗小树,时间久了,终会成为繁茂的森林。

所以,刚开始创作的时候,我每天都会很迫切地查看昨天的阅读量,同时不断地刷新着文章,查看着眼前的数字有没有增加,如果增加了就会膨胀而狂喜,如果没有则会失落而沮丧。

我甚至在经历过几次阅读量的低谷之后,我甚至开始怀疑,每天拿三个小时的时间去换几十个阅读量,这是否值得?

我终于明白,这并不值得。

这是一个不值得回答问题。

我创作的原因,从来都不是阅读量,在2017年的时候不是,在今天的时候不是,在十年后也不是。

我不会用那些过于夸张骇人的标题,我也不会去聊那些事先张扬的出轨,背叛和娱乐明星。

我写是为了记录,我记录是害怕忘记,害怕垂垂老矣的将来某天,忘记曾经心中的志愿。

我写是为了表达,我表达是为了分享,分享我们这群数字时代的原住民和游牧民的生活与梦想,光荣与桎梏。

我写是为了挑战,我挑战是为了成长,成为自己生活中那个无坚不摧,百折不回的英雄,把自己从所谓注定的内卷生活中拯救出来。

我相信,世界上存在一些人,能够轻易理解另外一些人,能够理解他们的悲欢与离合,犹豫与果决,迷茫与信仰。

而这些人,即使远隔山海,也终将相遇,而在此之前的一切,都不过是为我们的最终相遇,所埋下的伏笔,所写下的序章。

我来,我见,我征服。

留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