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晨,一对旅人

今天一早,我们一起去赶回她家高铁。

在吸取了上一次的早期起不来的经验之后,这次我们明智得订了更晚的火车,所以也更加从容地起床和出发了。

记忆里,我是一个很喜欢坐火车的人,从准备上大学时坐上从郑州到上海的列车开始,我便开始了像候鸟一样往返的行程。在这一年几次的往返中,我所熟悉的家终于变成了记忆里的故乡。

我们这些互联网和高铁时代的漂泊者,有时被称为数字游民,也就是数字时代的游牧民。

漂泊中的我们,虽然经历过很多城市,但是很少在其中的某些城市驻足停留。

就好像窗外快速略过的风景,我似乎想起,过去几年间,一度荒芜的田野和繁茂的森林,终于变成层层叠叠的房屋和楼房。

人生如逆旅,你我皆路人。

每一次短暂而漫长的旅途,似乎就像我经过了一整个人生。从开始到结束。

有的时候,我也曾想停下去,去看看中间无数次经过却又未曾拥有过的风景,最终总是随着列车的重新起航而挥手作别。

我也会想,就和每一段旅程一样,我们的人生旅途,是否也同样只是意味着起点和终点,而中间的所有的经历和故事,都不过是窗外的风景。

而高铁上的人,和高铁本身也在这将近十年间,悄然改变了。

记得刚上学的时候,所乘坐的还是 D 字头的动车,大约两年后,多数车次被替换为 G 字头的高铁。那个时候,还是学生的我,对于翻倍的票价自然是心生不满。

那时候,高铁的上的人时常是坐不满的,也很少有像早些年的绿皮火车和普快特快列车一样,洋溢着各种有趣的音乐和气息。

那时候,社会上始终弥漫着对于高铁的质疑,质疑为什么国家要动用天量经费去修建这样时常坐不满,甚至连日亏损的高铁网络。

所以当时流行一句话:能不能等等你的人民

慢慢地,高铁上的人,越来越多,也终于开始洋溢着泡面的气味和飘扬着孩子的哭声。

有时我会厌烦这些诱人的气味和恼人的声音,在心中腹诽这些人的素质和修养。

但当我自己去煮一桶泡面时,我所想到的,却也不过是这一餐的将就和无奈,如果不是不得已,又有谁愿意吃泡面呢。

人类的感情并不相通,我们最关心的还是自己,人性如此,无关善恶。

所以渐渐地,我开始用泡面的香气构建一个游子归家的激动,用婴孩的啼哭想象父母哺育的艰辛,我所恼怒的一切,也渐渐地消失了。

就和其他公知的言论一样,社会上对于高铁的质疑也渐渐消失了,就好像从未存在过一样。

今天我所乘坐的这班高铁,已经不同于记忆里我们所熟悉的那个充满不便的火车。

这里有基于光线感应的自动门,有着无限量供应的热水,有着方便的充电插座,有着不断滚动的液晶显示屏,以及显示着车厢座位情况的 led 数位屏。

几乎是一个完全自动化的移动旅馆。
这在几年以前,是我所不敢想象的。

也许很多年后,我们在电影和游戏中所看到的赛博朋克世界终于会出现,举目所见的,都是璀璨的霓虹和闪烁的屏幕。

窗外飞逝的霓虹和半透明屏幕上跳动的字节最终交织在一起,构成了未来时代的虚拟现实。彼时列车上的人,也应该会漠然地熟悉这一切。

因为无论时代如何改变,我们总会在路上。

留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