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谈马云:江湖再无「马爸爸」

最近在做一件事情,把过去的创作内容统一收集到 notion、博客和公众号。

说起来,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在知乎上回答问题了,细数这今年发布在知乎的文章,几乎都是先发在公众号之后,才直接复制到知乎平台的。

似乎人一旦上了点年纪,就开始回忆过去。那时我仍是一个爱看书,爱写作的人,有时会把自己的想法随手记在印象笔记上面,有时会在知乎看到中意的话题随意回答。

所以这两天,我一直在翻看自己之前的知乎回答,就和当时一样,我仍然觉得我的某些文章非常好,好到它远不应该只有那点赞同数,似乎这是那时所有回答者都照例会有的吐槽。

我翻到一篇大概是 2013 年写的回答,这也许是我在知乎获赞最多的一篇创作,虽然这篇回答的开始只是信手引用白居易的古诗。


原文如下

白居易 《放言-五首其三》

世人皆好评论,尤甚于人,极少考虑对被评价者的熟悉程度,以及资料来源的可信度。 我们的自由空间被这种清流自诩的评价充斥,而相反的看法则被排挤。

人凭借经验认识世界,却也因此容易被偏见操控,网上未知来源的奇闻足以成为我们做出评价的力证,坊间不入六耳的秘辛更使我们深信不疑,借此作出深孚众望的评价也不足为奇。

此类看法充塞世人之耳,以致于对其他看法不屑一听, 最终造成思想之党同伐异,继而驱逐异端时,众人犹昏昏,尚且强为之辩,直到事情生变,原有看法之偏狭始见端倪,继而疏漏百出之时,众人终弃之如敝履,皆言彼非,诿过于人,事已至此,夫复何言。

我对马云先生并不熟悉,约略的听过一些事迹,却不认为足以定义马云其人,看到诸位拿出自己珍藏的消息分享,且不吝溢美之词于马君,亦有数人非难, 凭依的也是自家珍藏;然于身边之人,我们尚不能准确评价,我们又有何信心凭借只言片语来对马先生做出可信的评价?标签在确定对象特性的同时也局限了我们的认知,更何况你选取的标签很难是准确的。

故取古贤放言诗以为鉴。自诫之以谨言而慎行,言尽于此。

前文写于2014年,彼时马云声望正隆,虽有支付宝之股权之争,世人尚推崇。
后来王林,赵薇,「 福报论」和蒋凡诸事翻转舆论,世人皆非之。
略知此间意。


后记

上图为当时的一些评论,彼时的马云还是中国互联网的英雄,全面创业时代的偶像,甚至不知从何时起,马云也忽然有了一个让人苦笑不得的称呼——「马爸爸」,这股风潮似乎是某些年轻女性带起来的,但是最后某些不害臊的大小伙子也有样学样,马云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当了无数次爹。

而在 2020 年,经历了福报和蒋凡事件后,马云的公众舆论形象直坠疾下,堪称反转,那时我更新了文章,备感唏嘘,所以说「略知此间意。」

但没想到,随后蚂蚁金服的停止上市和阿里巴巴的天价罚款,更加击垮了马云仅剩的社会形象,而对于马云的正面评价就像曾经风靡一时的「马爸爸」,早已被人遗忘,如同不曾存在一般。

留下评论